©城春草木深 | Powered by LOFTER

冷漠?(盾冬)(傻白甜?)

当他还被叫做豆芽菜的时候
是被照得无微不至的。
瘦弱,疾病,无助,自卑
这些吸引着他的青梅竹马
让那个少年发自心底想守护他。

少年为他放弃了一个又一个舞伴
他不能忍受
自己被女孩子们拽去光彩夺目的舞池时
Steve却被整个舞会冷落在一边
他不能忍受自己穿得端庄帅气
却看到旁边的Steve因西装不合身而气馁。

他希望带给他自己所有拥有的
但是这一切早被现实残忍拒绝。
瘦弱的Steve,只够可怜的给自己舔伤口。

豆芽菜看出来了
少年为了照顾身缠疾病的他
远离了一切社交活动。
他想照顾他的身疾甚至心疾
想带残缺的他看完整的世界。

“喂豆芽,我带你去市里买最好的滑板吧!”
“我不太想玩那个,也肯定学不会。”
“那…我留下来看你画画呗!
走豆芽菜,我们到河边画画去!”
既然不能带你去看全世界
那我就把我看到的世界带给你。

少年一忙完就往Steve家里钻。
给他拿打工剩下的好吃的
给他带他觉得合适的衣服
给他买新的铅笔和水粉颜料。
豆芽菜不想接受他太多的好意
这让他感到愧疚和无能。
可少年看不惯豆芽菜在外面受欺负
回到来还要因为不会照顾自己受苦
硬把这些东西堆得满屋子都是。

“Buck,没必要做到这个份上。
你太照顾我了简直过意不去
窝已经是大人辣,窝懂照顾自己”
“你懂屁。好烦辣你!
老纸我闲得很来找泥玩,
来找泥玩泥还赶窝走,无情哦心塞哦。”
“滚辣你个屁股下巴”
“滚屁辣你个弱鸡男”
他们自小待一起的时光太长
长到懒得好好说人话。

少年多希望父母双亡的他能投靠自己
渴求力量,渴求关爱。
但这些都只是他一厢情愿。
他甚至多次藏起Steve的钥匙不让他回家
要他和自己一块住,要他吃自己做的饭
他还发誓会做他的御用模特,
顶着炎炎夏日不动只为能让他开心的画个够。
没有人愿意做豆芽菜的模特
他坚信这个能收买热衷画画的男孩
可收到的居然还是“滚辣!”的表情。

“不希望有什么差错
不希望离开你,我的朋友
我希望我们在同样的轨道上
平行的共速的,驶向未来。
我害怕出现丝毫偏差
让你偏离我越来越远。”
他们不知道
让他们失眠的是同一个问题。

少年依然厚着脸皮每天来找他。
这次他把开门的Steve吓一跳
他找了很好的支点撑着头
手在空中礼仪的比划了一番
“嘿,我的豆芽,让我来带你跳支舞。”
“哼,找那些排着队泡你的妞去。”
少年被这醋劲的言辞逗笑。
他挑逗着松开他紧握的笔
轻轻用五指包住那纤细的骨节牵起

“Shall we dance?”

如果可以,这个仲夏之梦真想不要醒来。
战火击碎了布鲁克林沉睡几百年的安逸
“我们一起逃吧。”
“不,这里可是我们的布鲁克林。”
少年知道豆芽菜很固执
就算外面枪声四起
他也未停止手中描绘布鲁克林旧时光的笔。
这是Steve和Bucky长大的地方
每一页、每一个瞬间都是美好的。

所以,少年参军了。
为了守护他家的小画手想画的风景
为了守护那些自己不懂欣赏的画。
只是他不愿承认
这些都只是他想保护那个豆芽菜的种种借口。

参军前的晚上。灯火阑珊中。
Steve找到了喷泉前等他的Bucky。
“我说了我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地方。”
“这也许是你最后一次见到我了。
明天我就要去前线,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回来。
连这种时候,你都不能愉快的答应我
出来跳支舞吗?”
“……”
“别不高兴了,我给你找了舞伴,
是个漂亮的女孩儿。”

少年可没想到,两位女孩都缠着自己
丝毫没有把余光留给Steve。
他本是希望女孩能在自己上战场的时间
能代替自己陪陪Steve
看来又是一场一厢情愿。

他向女孩们说Steve多有魅力
却被女孩们说
“噢大兵,赞美别人的你太绅士了”
他放弃跳舞,把豆芽菜带去看霍华的展会
时不时回头看瘦弱的少年有没有被逗笑
有意无意的警告女孩们不要轻蔑Steve。
但显然,Steve是失落的。

“你不去和她们跳舞了吗?”
“这舞会本来就是为你和我准备的
她们不配和我们跳舞。”
“绅士可不能说那么失礼的话噢。”
他们拿着酒杯大笑起来。
“在这个最后的夜晚,能请你
答应我一支舞吗?”
少年是认真的。
之前教Steve舞步也是为着这一天。

“Bucky,你喝多了。”
他笑着勾了勾少年的鼻子
来掩饰拒绝的尴尬。

他不知道这次拒绝
让他花了七十年来找像他一样完美的舞伴。
他也不会知道
七十年后和他完美地跳这曲华尔兹的
正是他现在拒绝的人。

评论

不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