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春草木深 | Powered by LOFTER

慢舞曲(盾冬)(傻白甜?)

音响里传出的小步舞曲
让房间里不安的气氛被缓和下来
Steve揉揉潜入者的脑袋
“就是说…果然你还是很在意我
又大半夜跑来看我了?”
“才不是看你,是监视你。”
表情出卖了发言者。
刺客潜入这里很多次了
Steve知道后反而很期待
每次都想逮住他好好叙叙旧
甚至买好了他喜欢喝的牛奶等他来。
“是监视你。”
刺客喝着牛奶,再次重复着
那副为撒谎感到不安的模样
让Steve忍不住多揉了几下乱蓬蓬的头发。

Steve推了推节拍器
他看到乱蓬蓬的主人眼睛紧张的跟着节拍器左右转
噗,高度紧张惯了吗。
“放轻松,Bucky,我只是想”

““我只是想带你跳一支舞。””

Steve征求意见一般调大了音量
切换到1939年流行的轻舞曲
“莫名其妙,大半夜两个大男人的”
被邀者耸了耸肩,没有拒绝
他是这里的牛奶常客了
跳支舞也无妨,虽然不情愿。
眼神似乎是因为觉得可笑
变得稍微柔和了些
洞察一般看着他,没有动作。
这让Steve感到内疚
他想起自己七十年前没有答应Bucky最后的那支舞
眼前的这个人就算变成这幅模样
也没有拒绝他。
混沌如尸体,丧失如鬼魂
却从没有拒绝过他。

“你以前很喜欢拿我当练习对象呢
但我们从来没跳过一支完整的舞”
刺客像在听别人的故事
仿佛自己不是那个主角。
他小心的牵起旧识的机械手臂
想把七十年前那个人教他的舞步
重新教给那个人。

机械手的主人已不象当年
现在的他和“跳舞”这词无缘
他的步伐适应黑暗
他的手常握紧刀刃
他身体的每一份力量都透露着狰狞
早已不适合跳舞这种暧昧迷离的运动
他也不再是那个教华尔兹的竹马。
但Steve仍然这样握着他的手
他催眠自己那只冰冷的机械手被握久
也是会变热的。

“你可以踩在我脚上,
这样能更快记住步子。
这是你教我的。”
Steve抱歉的笑笑。
“为了打发无聊的夜晚
你居然要我陪你玩这种幼稚的东西”
听起来咄咄逼人
发言者却把手搭上了Steve的手臂
别扭的踩上他的脚。

他不懂接下来的每一个舞步
只能抓紧Steve仓促跟上
尽管音乐非常慢。
紧张的表情让Steve失声发笑
刺客为此感到羞恼
“不许笑,你这个豆芽菜”
他惊讶刚才自己说了什么
似乎一串走马灯在这三个字中游走
Steve笑得更厉害了
“现在跳舞的你就很像当年豆芽菜的我!”

几个节拍的循环后
Bucky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被带着走
不陌生,甚至熟悉这个舞步。
“喂豆芽,今天陪我练这一段”
“我都说了我很忙,你自己去找泡你的那些娘们练”
“不要啦,不和她们练,
我要和你练,我要打扰你!”
似乎每跳一步就踏醒一段记忆
每踏一段记忆就发现这是多熟悉的曲子。

“那时候我们在布鲁克林
你还记得我俩多嚣张吗?
我泡妞,你帮我想策略
妞泡你,我帮你接情书”
Steve伴着慢摇
兴奋着对刺客说以前的事
恨不得眼前人快点想起来
他们以前又傻又没营养的蠢事
那些蠢事对Steve来说是无可替代的旧时光。

“以前你收的情书可多了,
为了安慰我,把收信人改成我名字
结果害我挨了那姑娘几巴掌”
Steve没有生气,反而在夸奖似的。
“我可不记得我有那么受欢迎”
七十年没被表扬过的冬兵突然被夸奖
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他把目光看向窗外
却没注意到Steve的手慢慢环上他的腰。


TBC

评论

不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