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春草木深 | Powered by LOFTER

23:20 江泰

从很久以前就很喜欢深夜的这条街

比喜欢我从小长大的地方还要喜欢。

江泰在广州地势较高的地方

到了夜晚可以看到许多地方灯光闪烁

在低视角的地方,城市化成星群。


高一第二学期几乎都是住在这,

那时候外公还在 每天我都像皇帝一样被捧着

晚上做完作业也是吃着宵夜看夜景

简单的一句话,就是

——那是让人怀念的无忧无虑的日子

——那是象征着无忧无虑的日子的街道和夜晚。

并不是感伤,但不免看到同一个景色却不同心境时

有点感慨。


以前还是用博客的时候,

在博客上敲字 感叹生活是那样轻松愉快

那时候的文字都密密麻麻

似乎怎么写都不能把内心的愉悦表达完。

只是安静的街,凌晨渐熄的灯光,微凉的风,

以及学校和同学们耍的事(似乎高一真的一直在玩)

每天都能有不一样的感受,

真佩服那时候的自己。

这条街给我的印象 大概就是“巴赫无伴奏组曲”

因为语文不好,就用音符来形容下自己的心境吧。


夏天的华尔兹是白天

tempo #13序曲是中下午

欧美流行乐是晚餐

无伴奏组曲是暑假和夜晚。


在每个休止符的前面

总是一段低音提琴升b调的solo

带着一分玩味也带着一些刻意按捺却按不住的沉稳

有点可爱的大师的成熟。


这就是夜晚。

高一的我是这么觉得的。




今天因为是中秋玩的很晚

指针指向11点

若是灰姑娘的时代,一定舞会还很热闹

可这个点的江泰路上几乎没有人

除了摩托佬当自己是南瓜车一样拉人坐车

似乎整条街都睡了

“真有居民区的风格呢”

实在、安宁的感觉

但看到它睡得那么安稳我也有点寂寞

啊啊,其实只有我一个灰姑娘在跳舞啦(笑)


其实……

怎么说,我不是消极的人

虽然喜欢吐槽,但不代表我是祥林嫂系列。

但有时真的觉得,时间是无法违抗的不可逆法则

人长大了,情绪就越来越稳定

不容易开心也不容易伤心

但是一个人的时候,特别是夜晚

会变得脆弱。


当我一个人走在江泰往燕子岗上坡的地方

(其实这两个地方没必要区分那么清楚啦)

当我这么往上走的时候

开始觉得就像我在年龄的路上爬坡

小时候的我有大人们陪我一起走

大家给我庆祝生日,或者一些节日

全家人一起吃晚饭慢慢走这条坡回家

上去外婆家坐坐,或者索性住下来几天。

之后我长大了,和我一起走这个坡的人越来越少

妈妈去了湖南,爸爸不会再走这条路

外公就算变成了幽灵跟我走我也察觉不到啊

现在有可能跟我走的只有外婆了

也许十几年(希望是五十几年)之后

就得我一个人走了。

一个人上坡的路,会不会因为“独自”

而更沉重呢?

今晚一个人上坡的我这样思考着。

会因为看到别家孩子幸福而沮丧吗?

还是说几十年后我老了我因为肉体支撑不了而变得吃力?

不过这些思考也没用

每个人不是都要经历么

这也许就不是“独自”了吧?


胡飞老师的课我没听的太仔细

但有句话我还是很赞同的

关于“大数据时代”的话。

我庆幸我在这个时代,

早在十几岁的时候已经看清了大半个社会的面貌

我们这一代人因为信息高速运转不得不更快适应

也因为接收渠道更广泛而涉猎更多信息。

我们和七零后一样喜欢装文青,

但是我们确实更早的了解到我们的生活多么“残酷”

以至于我们不会像七零后那样梦不醒

直到到了中年这种被钱变成奴隶的年龄,才开始拍醒自己

我羡慕他们,却更庆幸自己。

我们更早的了解到现实与残酷,

但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还懂做梦

——浅眠中细碎的梦,亦或是梦想、理想。

所以关于“独自”

虽然现在思考不出个所以然,但

我觉得至少我会比父母一辈更早了解该如何应对它。

至少在这个 父母不在 的长久日子里,

我已经学会大半了。


江泰,我喜欢地铁站上来要爬的气喘吁吁的楼梯,

我喜欢体育馆前长长的坡

我喜欢往上走的过程

喜欢这种缓慢又奋力的细节

在这个过程中看这么安宁的夜晚

真的很喜欢。

这里的夜晚之所以那么美

主要还是因为我在这里成长的情感。

外公、外婆。

只是这么简单的原因。

虽然和高一心境已经大有不同

但它还是那么美,酿了几年更低调浓厚的美


神啊,如果可以的话,

可不可以让这样的日子定格更长一点……

让我的外婆健康长寿,

让我在这里的美好的回忆

能很长很长 很长 很长 很长


她能快乐长寿度过晚年的话

我真的…………

这算是我……

半生的祈求。





评论

不再使用。